楚天龙IPO:财务数据“不匹配”披露关联交易过于简单。存入利息?

楚天龙主要从事智能卡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有以金融社会保障卡和标准银行IC卡为代表的金融IC卡,以及以通信卡和交通卡为代表的非金融IC卡。卡和相关卡…

2020年12月30日,楚天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楚天龙)通过了首期发行。储天龙计划本次公开发行不超过78,393,115股中小板,募集资金8.59亿元。保荐人是中信证券。

楚天龙主要从事智能卡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有以金融社会保障卡和标准银行IC卡为代表的金融IC卡,以及以通信卡和交通卡为代表的非金融IC卡。数据服务,例如卡和相关卡产品的个性化。

销售数据和客户采购数据“数量不匹配”

楚天龙的核心产品是IC卡,包括银行IC卡,通讯卡等。主要原材料是芯片。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芯片采购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74.03%,64.86%和55.93%;芯片采购比重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芯片采购单价下降,从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1.7元/件,1.42元/件和1.29元/件,其中在不断增加的芯片购买数量的背景下,楚天龙的芯片购买量继续增长,但芯片购买量并没有显着增加。

根据招股说明书,楚天龙在2019年的最大供应商是北京中国电力华达电子设计有限公司,这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电力华达科技的全资子公司,被纳入合并范围。筹码金额高达260,516,900元,占楚天龙当年购买筹码总额的60%。

同时,根据中国电力华大科技发布的2019年年报,该公司当年总营业收入为15.22亿元。据此计算,楚天龙也是中国电力华达科技的核心主要客户。然而,根据中国电力华大科技发布的2019年年报,与公司前三名客户相对应的销售额分别为3.74亿港元,3.45亿港元和1.92亿港元,符合预期与楚天龙披露的260,516,900元人民币(约合3.06亿港元)有很大的不同。

实际上,除了销售数据和客户采购数据“数量不匹配”外,一些媒体还注意到楚天龙大量购买的材料已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根据招股说明书第166页披露的原材料采购信息,楚天龙在2019年购买了5.15亿元的主要原材料采购,而招股说明书第319页披露的成本结转数据表明,原材料成本当年的原材料消耗高达6.12亿元,比当年采购的原材料多了约1亿元,这还不包括可能反映在制造成本中的部分原材料消耗。

此外,楚天龙2019年底的原材料库存余额为6656万元,比2018年底的1.1亿元减少不到5000万元,2019年底的库存总量由1.82亿元增加业内人士认为,从2018年的人民币19,700万元增至2019年底的人民币1.97亿元,这表明该公司可能存在财务欺诈行为。

毛利率逐年下降,但应收账款比例仍然很高

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月至2020年1月(以下简称报告期),楚天龙实现营业收入936,080,600元,1,109,933,200元,118,209,700元和46,071,500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9857.5万元,8952.29万元,119488.55万元和3033.73万元。

报告期内,楚天龙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7.36%,33.27%,33.68%和35.01%。综合毛利率的变动主要是由于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变动所致。 2018年的综合毛利率略低于2017年。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智能卡产品的毛利率下降。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总体毛利率有所增长。主要原因是公司软件和服务产品收入的快速增长。该产品的高毛利率导致了该公司2019年的综合毛利率。上升了。与2019年相比,该公司2020年1月至2020年6月的综合毛利率增加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的软件和服务产品占收入的进一步增长。该产品具有较高的毛利率,从而提高了公司的综合毛利率。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楚天龙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6.08%,33.22%,31.86%和30.01%,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4950.32万元,43394.79万元,52644.66万元和716655.97万元,分别占期末总资产的24.65%,30.02%,35.13%和51.29%。 。

储天龙还表示,尽管公司的主要客户是具有一定资本实力和良好信用水平的地方人力资源和社会部门以及国有银行,而且报告期末公司的应收账款具有良好的账龄结构,账龄在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分别占84.36%,84.86%,83.53%和82.64%。但是,由于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如果未来由于不可预测的风险而发生大量坏账,将影响公司的流动性,从而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一定的影响。

关联交易的披露过于简单。有利益转移吗?

当一家公司冲刺进行IPO时,披露相关交易更为重要,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投资者会更加关注这些交易。但是,在楚天龙的招股说明书中,其关联交易的披露是模糊且相对简单的。没有披露许多重大关联交易的细节。

例如,2019年,楚天龙从北京楚天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北京龙腾兴科技贸易有限公司租赁了运输车辆,租赁金额分别为82.6万元和25.49万元。楚天龙在其租赁说明中仅表示,租赁行为是楚天龙由于在北京购买汽车的限制而无法自行购买车辆。因此,它以合理的市场价格向关联方租赁了运输车辆,以满足生产和经营的需要。它认为该公司从关联方那里租赁了运输工具。 ,这是合理和必要的。

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原因仅说明租赁的合理性,而不能说明租赁价格的合理性。运输车辆的具体情况,包括车辆型号,数量,单价,特定用途以及租赁价格是否公平等。无披露。

此外,与楚天龙相关的两家公司北京楚天龙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是发行人董事长毛方阳之母苏素梅持有北京龙腾兴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的100%股份的公司。贸易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由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Suer的女儿苏乔燕(Su Qiaoyan)持有的公司90%的股份,并担任执行董事和经理。这种简单的披露以及与关联方的关系必须使人们怀疑公司与关联公司的交易。有人怀疑利益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