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宇科技新股发行:涉嫌利用投资项目赚钱,几项运营数据“矛盾”

《点鳗快报》指出,振宇科技涉嫌利用投资项目募集资金,业内人士质疑该公司通过夸大项目投资额度筹集更多资金。 …………

2020年9月29日,宁波振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宇科技)经创业板上市委员会批准,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表明,振宇科技是一家专门从事精密级进模和下游精密结构件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企业。

目前,公司根据自身设计开发的冲压模具,为客户提供精密的结构产品,广泛应用于家电,新能源锂电池,汽车,工业工业控制等行业,并逐步形成了发展“一个身体,两个翅膀和四个维度”的战略景观。

振宇科技“招股说明书”的两个版本中的数据“打架”,亿万收入的来源不明,购买数据和库存数据不符。

怀疑使用投资项目筹集资金

根据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振宇科技对该项目的总投资额为6.3亿元,拟募集资金6.2亿元,是2017年首次申请1.51亿元的三倍以上此外,本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6个项目,其中包括电机铁芯精密多工位级进模的扩建项目,年产2500万辆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壳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

然而,业内人士注意到,根据振宇科技于2019年7月向宁波生态环境保护局提交的环评报告,筹集资金的机铁芯精密多工位级进模扩模项目预计将于2019年10月启动。时间为一年,预计将于2020年10月投入运营,也就是说,该项目可能到目前为止已经投入运营。但是,招股说明书中没有提到这一点,也没有透露该项目的进展情况。同时,招股说明书披露,其生产设备购置费共计6154万元,共购置设备8种。 EIA影响表中仅披露了7种购买的设备。

除了涉嫌使用已经投产的项目外,该公司还可能夸大该项目的投资额以筹集更多资金。招股书中透露,该项目的总投资为年产2500万片新能源汽车用锂电池壳,总投资3366.71万元,计划筹资3262.6万元。根据宁德市福安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项目环境评价报告,该项目总投资仅为2720万元,比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投资总额减少664.71万元,比募集资金少5,426,100美元。元。这样,总投资超过3000万元的项目相差超过500万元。

招股说明书两个版本中的数据“打架”

实际上,除了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与数据与官方公告中公布的数据不一致外,振宇科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本身在同一时期的数据披露也有所不同。

公司2019年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公司总资产48986.41万元,总负债28642.56万元,营业收入24281.39万元,净利润2228.95万元;因此,2016年公司总资产为48,294.64万元,负债总额为28,365.09万元,营业收入为24,218.39万元,净利润为2,280.11万元。

一些内部人士甚至注意到,振宇科技在同一份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披露也存在矛盾。根据2020年招股说明书第324页上的表格,该表格根据“普通模式’和“寄售模式’细化了精密结构零件的财务数据,2019年动力锂电池精密结构零件在寄售模式下的销售收入为170,271,500元。 2017年,电动熨斗的核心寄售模式下的收入为662.58万元,动力锂电池精密结构件的普通模式下的销售收入为1995.83万元。

但是,在相同版本的招股说明书第325页上,按照“普通模式”和“寄售模式”进行的比亚迪系列和宁德时代系列产品销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寄售的销售收入2017年,该款车型的收入为17133.31万元。比亚迪的寄售模型的销售收入为664.11万元,宁德时代的普通模型的销售收入为1794.76万元。即,对单个客户的销售收入大于相同类型的全部销售收入。

此外,更奇怪的是,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表明,振宇科技与柔性外包加工企业宁波奉化永雷电线切割厂于2007年开始合作,但根据其工商信息,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 2014年10月,比合作时间晚了7年。

此外,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表明,振宇科技与首钢智信迁安电磁材料有限公司的合作始于2017年,但首钢智信迁安电磁材料有限公司的工商业数据, Ltd.表明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比合作时间晚了一年多。

数亿收入“来源不明”

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2020年1月至6月6日,振宇科技的营业收入为30,301.37万元,597,168,500元,749,534,500元和377,429,200元,呈同比增长趋势。增长特别迅速。但是一些内部人士质疑该公司的收入数据。

2018年,振宇科技营业收入为5971.65万元,其中海外收入为4487.7万元。根据公司的国内销售收入,前四个月适用的增值税率为17%,接下来的八个月适用的增值税率为16%(财务)应税销售或进口货物自2018年5月1日起,最初适用17%的税率,税率调整为16%),国外收入为0增值税,当年含税收入约为687,374,300元。

根据财务核对的关系,上述含税营业收入将在财务报表中反映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以及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等经营性索赔的增减。

2018年,振宇科技的“售货,提供劳务所得现金’为38132.35万元。同期,预收款项2018年底为2552.6万元,较上年末的1521.9万元增加了1029.41万元。尽管增加的预收款在2018年有现金流入,但它们仅是预收款,在该年未结清。因此,有必要考虑其对现金流量的影响。扣除预收款项的影响,与收入相关的实际现金流入为37098.94。一万元。

可以看出,对上述现金流量和含税营业收入进行了交叉核对,含税收入高于现金流入316,384,900元。也就是说,当年含税收入中没有转化为现金的部分应反映在经营索赔的规模上,例如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与上一年相比有所增加。

此外,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显示,振宇科技截至2018年末的应收票据为1109.98万元,应收账款为20801.92万元。两项合计31901.72万元。与2017年末的应收款项总额相比,仅增加149,957,500元,比上述含税收入和现金流量数据少16,642.74万元。业内人士质疑,1.66亿元以上的差额是否是应收票据的背书,贴现等引起的,但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并未披露相关数据。

2018年,振宇科技的含税收入16,642,400元既未收到现金也未在应收债务中反映。同样,在没有相关数据支持的情况下,其他时期也有数千万甚至数亿的收入,并且来历不明。

采购数据和库存数据“数量不匹配”

实际上,除了异常的收入数据外,振宇科技的原材料采购,使用和库存也异常。根据财务数据之间的交叉检查关系,业内一些人已经注意到这些数据不匹配。

根据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振宇科技的主要原材料为合金及合金工具钢,硅钢板,铝,铜,塑料,密封圈和PPS。从2017年1月至6月至2020年6月,公司的主要原材料采购分别为154,795,500元,268,299,200元,349,406,900元和155,799,000元。

一般来说,购买原料后,需要经过正常的生产经营过程和价值转移过程。产品销售完成后,相关的原材料成本将不可避免地结转到经营成本中,未售出的产品和未使用的产品将不可避免地扣除研发和其他消耗等原材料。保持库存。

然而,有业内人士注意到,以2018年为例,振宇科技当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为26,892.92万元,当年主营业务所需的原材料直接反映在220,038,100元的直接原材料成本中。同时,本年研发所需的材料成本为655.61万元,其中不包括成本和研发消费收入。 2018年,公司新增原材料库存为4170.5万元,这意味着2018年原材料库存比2017年有所增加。总计417.05亿元。